坚持,只因热爱 ——访信息学院辩论队章孜&&刘杨

发布时间:2008-12-26 17:34 浏览量:13653来源:信息月刊作者: 张映悦 陈洁

2008年12月2日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因为中国人民大学信息学院辩论队又一次站在了如论的最高领奖台上。如果说05年的冠军还令人质疑信息学院的能力,那么08年的再次夺冠的确实至名归。信息学院已然是一支强队,毋庸置疑。决赛夜晚,坐在如论的下面,“信息、信息”的呐喊格外响亮。那一刻,我最最强烈的感受到自己因为身在信息学院而无比自豪与骄傲。

12月6日,一个冬日的上午,在信息楼的一间办公室里,我们两个大一新生对信息学院辩论队的两位师兄依次进行了采访。章孜师兄因为我们每句话的“您……”而感到无比紧张,于是沿袭了他的传统,一紧张就喝水,还没开始多久一瓶水就不见了。不过到后来他幽默的话语令小小的办公室充满笑声,气氛很温馨。刘杨师兄比较低调沉稳,话不是特别多,但他风度儒雅,讲话总能给人如沐春风之感。今天的采访不虚此行。

对章孜的采访

章孜,05级信息学院计算机系学生,信息学院辩论队成员,08年校赛冠军。曾在年明星赛上获最佳辩手。在校赛征途中曾获八次单场最佳,一次全程最佳,此记录至今无人可破。

问:大一时作为啦啦队员,您见证了信息学院辩论队的首次夺冠,有没有想过自己也能够带给信息学院一个冠军?

章孜:当时一个师姐在回忆录中写道,大一的几个小孩(包括我)虽然没有什么机会上场,但是任劳任怨地做了很多琐碎的事情,我相信他们一定可以带给信息学院另一场狂欢。

我们很希望第二年时可以代表信息学院打进决赛,但由于没有什么经验,结果没能实现。逐渐的,那些和我一同进辩论队的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都离开了,只剩下我一个。现在终于完成了大家的心愿,没有辜负师姐的期望。

问:获得最佳辩手和冠军的心情有什么不同?

章孜:去年获得最佳辩手时心情有些尴尬,因为大家都一起努力了这么久,却没能站在如论的舞台上。最终只有我一人得奖,觉得有些过意不去。获得冠军当然开心,因为团队的努力得到回报更有意义。

问:对于某些人评论刘杨师兄“欺负小孩”,您有什么看法?

章孜:本来辩论就是一边欺负另一边啊。几年前,在一次四强赛中,刘杨师兄面对的就是代表社人出战的研二师兄倪凯,但是我们最终胜利了,其实辩论水平与年龄关系不大。辩论对于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热爱辩论的人都是可以参加的。

问:您对自己、队友以及对手的表现各有何评价?

章孜:我开始时还是很紧张的,旁边是刘建宏老师,前面是满满的观众。在攻辩环节我们方没有占到什么优势。但在自由辩论环节我应用了平时所总结的方法,逐渐找到了感觉。而且本身我们和对方辩手平时的关系都不错,到后来就像是在打友谊赛了。

刘杨师兄就像是一个指挥,辩论时候的方向是由他调整的。虽然决赛那天发言并不多,但可以算是辩论的幕后英雄了。

许泠逸依旧有些语速偏快,但她控制的还不错,攻辩小结做得很好,发挥出了水平。

外语学院派出了新人,这是他们的传统。与前几年新人的表现相比,这次的进步很大,让我很敬佩。

问:您的校内日志中有很多关于回忆和离别的文章,您是不是对信息学院辩论队十分不舍?

章孜:那些文章的确有一部分是关于辩论的。几年坚持下来,我对辩论队有了很深的感情。感谢辩论,让我结识了很多的朋友,让我的生活丰富多彩。而且毕业之后就没有什么机会辩论了,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吧。

问:您是怎么锻炼出您的辩才的?

章孜:应该是在实践中一步步锻炼出来的吧,实践出真知。当时人大辩论的活动很少,我大一的时候有了第一届的二人制辩论赛,得到了一定的锻炼。大二暑假时的海峡杯辩论赛,虽然没有上场,但参与了很多准备工作,我认为这一段经历对我的影响最大。

问:您见证了信息学院辩论队由弱变强的过程,您认为什么起了关键的作用?

章孜:05年夺冠是很多人都没有预料到的,天地人大上的争议很多。记得当时六场模辩中有两场对方不愿与我们合作,认为我们实力不够。我们比赛中没有想太多,只是一场一场的准备,终于用冠军证明了信息学院辩论队的实力。这是所有辩论队成员对辩论的热爱和坚持的结果。他们把辩论当做学习,在整个过程中逐步积累。我们院没有人文学院的辩论基础和氛围,取得现在的成绩真的不容易。

问:您大一时参加新生辩论赛是第一次登上辩论场,但两次荣获最佳辩手的称号,您将此归功于您的天赋吗?

章孜:当时刘杨师兄做我的指导,并没有强调太多技术层面的问题,只是要我保持快乐的心态。新生辩论赛的一场辩题是“一屋不扫可否扫天下”,我作为反方一辩。比赛前曾上网查过相关资料,了解了一些正方的立论,我花了几天时间在想如何反驳这些观点。恰好比赛时正方使用了那些观点,我的准备都派上了用场。所以立论和自由辩论都发挥的不错。

问:您觉得辩论队有哪些“辩痴”,都是谁?怎么表现出来的?

章孜:首先刘杨师兄就是个辩痴,他从来没有过放弃的念头。我们两个都是离不开辩论的,不然心痒痒。07级的辩论队成员已经知道没有上场机会了,仍然坚持讨论,每次认真准备,支持到最后。我很感动,也很感谢他们。

问:信息学院辩论队的传统是什么?每次两小时的讨论时间一般会怎样安排?

章孜:信息学院辩论队很“倔”,总是在最后时刻确定好立论,但逻辑严密的理论也一直是我们的一个优势。我们讨论时会根据自己查到的资料和看到的书分析辩题,界定概念。周三时一般会选出参加下场辩论的成员,周四会打开思路多角度分析问题,周五考虑立论问题,但因为人多,观点很杂,通常统一不了。我们辩论队有个坏习惯就是讨论时经常会跑题。

问:怎样平衡繁重的课业和辩论的关系?

章孜:我认为如果认真学习就可以学好,如果有决心,不会因为活动多而耽误学习。辩论队中成绩好的人很多,好几个出国的,好几个保研的。

问:用一句话或几个词语评价一下刘杨师兄

章孜:很随和,特别没有架子,是辩论队的精神领袖(编者注:详情请看章孜的校内日志)。

问:怎样评论信息学院辩论队的接班人?

章孜:辩论队有很多默默无闻的人,他们对辩论的热爱很让我感动。技术是可以弥补的,但这份爱是最重要的。张明韬就是态度很好很有毅力的。最初他很容易紧张,所以第一年没怎么让他上场。后来给了他一次机会,他很认真的准备,看了很多木其坚师兄辩论的视频,比赛时如同木师兄灵魂附体,让我们很佩服,逐渐的他成为了07级辩论的主力之一。

(编者注:木其坚,03级公共管理学院学生,曾是辩论场上的风云人物。)

问:辩论几年,印象最深的辩题是什么?打的最不好的是哪场?

章孜:印象最深的辩题是“古代人和现代人哪个更自由”,我们是反方。那场应用了平时总结的方法,打的特别顺。最不好的应该是大一对国关的一场“艺术商品化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我们学院辩论队对这种艺术类的辩题很不擅长,我们更适合逻辑性强的。

对刘杨的采访

刘杨,03级信息学院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07级研究生。在05年、08两次获得校辩论赛冠军。曾获4次校赛单场最佳辩手。

问:宣布信息学院获胜的时候您的心情如何?与05年夺冠的心情有什么不同?

刘杨:05年时不知道结果,我们被故意瞒着,开始以为输了,所以宣布获胜的时候异常兴奋。05年时我们与对方实力相近或者我们处于劣势,但今年我们是占了一些优势的。今年在公布结果之前已经从记分员处得知了,所以没有05年那么激动。

问:对别人评论“欺负小孩”的看法?

刘杨:发自内心说,如果我是大一或大二的,听说对方有很强的高年级师兄师姐,我会很希望他们上场。这样能够得到锻炼交流的机会。所以我认为不存在“欺负小孩”这个问题。

问:最后怎样下定决心参加?倪凯师兄是否在无形中为您提供了精神支持?

刘杨:有一定的关系吧,有了先例,不会有很大的负罪感。主要还是我刚才换位思考的观点吧。

(编者注:倪凯,原社人辩论队成员,风云人物,曾在研一时参加校赛,输给了我们院)

问:决赛那天开场的介绍很有新意,效果很好,你们是怎样想到用手语做介绍的?

刘杨:在QQ群上,03级的王梦琦给我们提建议说用手语,因为最近网上很流行信息学院鲁元珍的手语版《稻香》。我们就请教了她,她教给了我们一些奥运志愿有关的动作,我们回去练了练。

问:决赛时对自己表现的评价?对队友的评价?对对手的评价?

刘杨:我表现的中规中矩吧,有改进的空间。比赛时还是没有抓到一些最关键的问题。

攻辩环节他们可能顾及到对手是低年级的,还不够狠,有些手软。攻辩小结和自由辩论环节都很不错。外国语学院三个人表现很好,进步很明显。他们学院的特点是准备特别充分,对于对方的观点事例也了如指掌,这点很值得我们学习。

问:对章孜师兄称您为信息学院辩论队的“精神领袖”怎么看?

刘杨:真的不敢当,光环而已,辩论队其实没有什么精神领袖。章孜和我私下里感情很好,他大一时的新生赛我做的指导。曾经有一次我和他一起打一场比赛,比赛之前准备的不充分,沟通的不好,比赛时各自有自己的一套打法,结果输掉了比赛。一周之后。一场比赛是同一题目,他找到了我,恍然大悟的说,原来输掉是因为有两套打法啊。之后我们合作的也一直也很愉快,常常也会熬夜聊天讲故事什么的。

问:您大一时参加信息学院辩论队,它还是一支传统弱队,学院也远不及现在这样重视。什么力量支撑您一直坚持到现在?您是怎样爱上辩论的呢?

刘杨:大一的时候我对辩论的热情还不够,大二的时候因为在学习部工作,心里想着要把辩论搞好,那一年很累但还是坚持下来了,那时责任心应该是多于热爱的。大一大二时的比赛也不多,辩论机会很少。现在的辩论队员很幸运啊,锻炼的机会很多。大二下大三上的时候,发现了辩论的乐趣。直到现在,我对辩论的热爱都是多一些的。

问:辩论过程中您一直保持谦恭并时刻面带微笑,温文尔雅,从不咄咄逼人,与另一种慷慨激昂的风格形成对比,您怎样看待这两种风格?

刘杨:信息学院的辩手中儒辩还是要多些,我觉得要找好适合自己的风格去辩论,去展现自己的感染力。盲目模仿不一定会取得好的效果。我并不赞成场上场下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本色出演是最好的。

问:您的日志中提到天气性格,您觉得自己属于那种?

刘杨:太阳雨性格吧。乐观悲观结合,总之我并不单纯。

问:辩论带给了你什么?

刘杨:除了知识、能力,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朋友吧。我通过辩论交的朋友90%还有联系。朋友是最宝贵的财富。

问:辩论队活动很多,学业繁重,怎样处理学习和辩论之间的关系?

刘杨:有时辩论队活动到十一二点,然后回去做作业到两三点。那段时间很累,但毕竟还是过来了。这种冲突应该说还是有意义的吧。

问:怎样评论信息学院辩论队的接班人?

刘杨:07级的实力能力不错,但不是很自信,有时发挥不出真实水平。张明韬非常努力,但我想说,身体第一,学习第二,辩论第三,或许自游人也可以排在辩论前面。辩论时要对自己有信心。许泠逸和陈卿的语速要是再慢一些就很好很好了,不要让评委太累呀。冯文元的语速掌握的很好,能加强在非陈词环节的战斗力就更好了,左悟力和陈砺堃的思维都很敏捷,反应也满快,提升一下现场组织语言的能力就更好了,大二同学普遍的缺陷是表现力差一点,在场上主角意识还不够。这与我们理工科的内敛、善于思考有关。大一的新生一般话都很少。增强实力,积累经验,锻炼心态,无论哪一个方面都很重要。

问:对没有加入辩论队但热爱辩论的同学有什么建议呢?

刘杨:无论年级,只要热爱,欢迎加入辩论队,热爱是最最重要的。喜欢辩论的同学可以参加下学期的二人制辩论赛,自由组队报名。它不是淘汰赛,而是评委全程不变,根据选手的情况打分,整体排名。辩论队会根据比赛情况特招一批加入。

辩论要靠积累,关注生活,知识面要广。辩论是很多感触都来自于生活。有时积淀比纯技巧要重要。

问:有史以来您印象最深的辩题是哪个?最不喜欢的是哪个?

刘杨:我最喜欢的是“看淡历史是逃避还是超越”,这个话题很值得咀嚼。参加的明星赛辩题“谈恋爱该哪一方主动”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最不喜欢的是“大学教育应培养人文精神还是科学精神”。